魔术师的盒子

[全职/林方]林林总总

text:

“早上好林大大!”
林敬言推开训练室的门时,方锐已经在里面了。
他灵活地将转椅转向林敬言,起身跳进林敬言的怀中。
林敬言措防不及,往后退了几步,将方锐轻轻拥住。
“情人节快乐!”方锐抬头,边说着,额头不小心撞上林敬言的下巴。
林敬言腾出一只手揉揉下巴,又将方锐额前细碎的头发抚顺,回应道:“嗯,情人节快乐。”
“喂喂,训练室不止你们两个人啊!”
阮永彬痛苦地捂住眼睛喊道。
“啧,羡慕吧?”方锐扭头朝那边做了个鬼脸。
阮永彬扶额,立刻缩回了电脑前。
身为队长林敬言也不好任着方锐胡闹,一到训练时间,都坐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 
“我靠……今天又没鸡腿…”方锐焉焉地趴在桌子上,筷子不住地拨弄着饭盘里的菜。
“听说蓝雨食堂有白斩鸡…”方锐看着喻文州发的新微博,怨念地抬头看向对面的林敬言。
“老林,我们石头剪刀布,谁输了谁去门口买点好吃的。”
林敬言感受到了方锐真诚的目光,忙埋头装没听见。谁知道方锐会使出什么猥琐的点子让自己去跑腿。
“老林,老林。”方锐摇晃着林敬言的手臂,语气特别悲壮,“再不吃点好的,第一盗贼就发挥不出他最大的实力了,黄金右手就要废了,你看看我啊老林…”
林敬言最受不了方锐这样,完全没办法拒绝,内心还会特别愧疚。
他拎起方锐的手臂,将他整个人提起来。
“一起去。”
方锐跳起来勾住林敬言的脖子,稍有些刺人的短发蹭了蹭林敬言的皮肤:“老林你太好了,走走走,门口有家店挺好的,前天晚上我去吃过,那个还……”
说到一半方锐住口了,尴尬地咳嗽几声:“嗯…不是…老林你听我解释…”
“大晚上溜出去可不好。”林敬言严肃的心情一下子被方锐的举动逗笑了,“下不为例。”
方锐熟门熟路地来到路边一个不起眼的小摊,熟练地点起了菜。林敬言非常怀疑他是不是天天晚上都来这一带晃悠。
林敬言不挑食,呼啸食堂的饭菜对他来说分量真好。但方锐不一样,就像大部分少年一样,荤素不均匀的分布绝对满足不了他们的胃。
方锐捧着碗吃得满嘴油,还趁林敬言不注意的时候叼走他筷子上的一片肉。
 
离下午的训练还有十多分钟,两人没处去,便回到了训练室。
方锐将椅子靠近林敬言,“我睡一会哈。”说罢脑袋便靠在了林敬言的肩上。
说是睡觉,其实十多分钟也睡不痛快,方锐干脆靠在林敬言身上看他玩手机,时不时朝着对方耳朵吹几口热气。
微博上满屏的秀恩爱,方锐不满地嘀咕着:“我去,这群人太腻歪了,看不下去了。”
林敬言刚想笑,就见方锐伸出手指按下home键,点进照相机。
“来老林,我们也来一个。”方锐说着就凑近林敬言的脸,在他头上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。
咔嚓。
还没等林敬言反应,方锐就以极快的操作将照片用林敬言的微博账号发了出去。
“注意点啊方锐大大。”林敬言嗔怪道,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。
 
几小时后方锐便后悔下午就发微博了。
晚上战队例行夜跑锻炼身体的时候,林敬言突然跑开了。
其他队员心领神会,一片咳嗽声之后便跑远了。
方锐不懂,抓住阮永彬叫道:“老林这是要去上厕所?你们突然跑这么快干嘛,又碍不到你们。”
阮永彬一本正经地说,碍不到你,但我们会受到伤害。
方锐放开阮永彬,独自嚷嚷着,这都什么鬼玩意。
然后他转身,瞬间明白了原因。
林敬言捧着一束玫瑰,缓缓向这边走来。光线不足,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
当时的方锐脸上一个大写的懵逼,内心唯一的想法就是:操,这一定要发微博。
后来在没有林敬言的情人节时,方锐回忆起来,觉得快要窒息了。
“情人节。”身穿运动服的人手捧玫瑰,笑着说道。
方锐回过神,一把接过玫瑰,:“俗,太俗了。你以前是不是就这样把妹的啊?我跟你讲,现在妹子不吃这一套,没用。不过这对方锐很有用,真的。老流氓,斯文败类,老林你真是。”
林敬言知道方锐在掩饰激动,便明知故问:“高兴吗?”
“高兴,高兴得我想跑圈。”方锐说。
“那先回宿舍放好了再出来吧,我们要低调。”林敬言说。
“好,好,都听你的。”
 
回到呼啸宿舍的时候,街旁的路灯全亮了起来。
林敬言仰面躺在床上,听着上方床板传来吱吱呀呀的响声,猜想方锐可能辗转反侧睡不着。
上头的声音很快证实了他的猜测:“好冷啊老林,我来你这睡吧?”
林敬言往里面挪了一点,后背靠着墙,隔着单薄的睡衣感受到了凉意。
方锐灵活翻下来,掀开林敬言的被子躲了进去,眨眨眼睛看向林敬言:“老林,想要方锐的情人节礼物吗?”
“嗯。”
方锐张开手臂:“情人节服务一条龙,方锐大大爱的拥抱,爱的亲吻,爱的陪睡。”
“情人节限定?”
“不,活动有效期至永远,活动对象仅林敬言一人。”
 
-END-
 

评论
热度(20)

魔术师的盒子

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。

© 魔术师的盒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