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术师的盒子

[黑篮/青火]对立面

原作:黑子的篮球

cp:青峰大辉x火神大我

by:盒子

#给我亲爱的阿大的生贺[比心]

——

Text:



-
“火神君。”推门而入的黑子哲也严肃地唤道。
“我知道了。”火神苦恼用手拨弄着头发,皱了皱眉。
桌上凌乱地堆着文件,一组组触目惊心的照片令人心神不宁。
火神叹了口气,将转椅摆正,又埋到那些文案当中去。
“今天早上发生的一起他杀案,手法依旧疑似之前的案例。”黑子将手中的文件轻放在火神桌上。
“几年前越狱的犯人2507,去详细调查了吗?”火神头也不抬地飞速写着东西。
“犯人2507,姓名青峰大辉,七年前因抢劫入狱,六年前越狱,至今仍未寻找到。基本资料都在这里。” 来人从一叠文件中抽出一个蓝色的文件夹,一本正经地说着,翻开内页给火神看。
火神接过文件夹,眉头皱的更紧了,自言自语般地念叨:“我想应该没错......”
“我先离开了。”波澜不惊的声音,随即就是远去的脚步声。
文件内页是几张照片,人皮肤黝黑,长得挺帅气,可能是因为在监狱待久了,透出一股自然的痞气,却不令人厌恶。
火神今天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叹气了,脑中乱七八糟的一团。
接连发生的手段相仿的杀人案,被害者毫无共同点,令人完全抓不住头绪。
他心烦意乱地摆弄着新送来的文件,突然发现里面一张粗糙的纸条。
火神诧异了一下,他的助手黑子哲也向来是态度端正一丝不苟的,怎么会夹这样一张小纸条?
他将纸条抽出来,脑袋里猛然“嗡”地一声。
今天12点,69弄空房子里见。——2507
火神震惊地将纸条来回扫了好几遍,第一反应就是冲出去找这个地点,但多年培养下来的刑警素质使他冷静下来,提起电话打给了黑子。
“您好,我是Kuroko Tetsuya.”对方淡定的声音传来。
“黑子!你立刻过来一下!”火神急吼吼地叫道。
“火神君?”黑子似乎也愣了一下,对着话筒“嗯”了一声便挂断电话。
火神快要把那张小纸条捏碎了,依然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真的是2507杀的人?
他深呼吸了一下,但这不是与自己的猜想一致吗?为什么高兴不起来?
“火神君。”黑子连敲门都省了,他知道此时的火神遇到了急事。
火神也没说话,直接将纸条放到黑子眼前。
“这是......”
火神从他惊讶的眼神中意识到了纸条的可信性,便将它压在文件夹中,一字一句地说:“今晚我去赴约,任何人都不许跟过来。”
黑子犹豫着想劝告,但对方不再理会他,只是坐定了,再次认真起来。
“火神君......”黑子苦笑了一下,转身走出门外。

-
“那家伙怎么还不来。”青峰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地躺在空房子的床上。
床已经很破旧了,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,昏暗的灯光令人看不清他的脸,只有一个朦胧的印象。
他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尸体,又看了看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
青峰立刻站起身,毫无戒备地打开了门。
搞些小动作也不是火神的性格,他大大方方地站在门外,身穿端正的警服。
“是你杀......”火神还没问完,就看到了角落里的尸体。
“何不进来说?”青峰的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,待火神踏进房间后便将门反锁。
“你这是干什么?我可是警察。”火神下意识地摸了摸特意放在腰间的匕首。
青峰倚靠在墙上,抬了抬下巴:“不过这里可是我的地盘,怎么,你还想杀了我不成?”
“不可能。”火神顿了顿,与青峰保持住一定距离,“我所要做的只是把你带进监狱。”
“都十年了吧?腻不腻啊?”青峰又打了个哈欠,擦了擦眼角因生理而沁出的泪。
火神一怔。这追追杀杀的,好像十年前就开始了。一开始只是抢劫,自从越狱后这家伙竟然越玩越大了。
火神想着便握紧了拳头,带着愤怒的语气:“就算以前的抢劫是生活所迫,那你为什么要杀人?现在的你连老鼠都不如!”
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,双眉毛扭在了一起。
“老鼠?”青峰似乎挺在意这个比喻,挑了挑眉毛,“把犯人比作老鼠,你们也只不过是偷腥的猫罢了。”
火神没忍住冲上来朝青峰挥了一拳,青峰头一歪,火神的拳头狠狠砸在墙上。
“太慢了。”
“你才是偷腥的猫好吧!全部都是为了个人利益而做的些自私的事!”火神叫着,神情激动。
原来只是执着于这个比喻吗?青峰哭笑不得,同时心中泛起一丝酸涩。
身为职业刑警的火神哪里会放过这个空隙,见青峰走神了,迅速掏出手铐按在青峰手上。
正以为自己成功了,一抬手却触碰到冰凉的手铐。
“诶!?”火神下意识地叫出来。
“太慢了。”
抬头便对上青峰挑衅的目光,再看向自己的手腕——双手被自己的带来的手铐拷住了。
“啧啧啧警察同志,我们要不要换个身份玩玩?”青峰说罢,便一个转身将火神压在了墙上。
“你......”火神一惊,敏锐的职业意识让他想飞快地窜出去,但因为手被限制住了活动,愣是被青峰按在墙上动弹不得。
“青峰大辉!”火神一气便喊道,“如果你在这里杀了我,我的助手黑子是很快就能查清的!你逃不过的!”
“黑子?”青峰笑笑,手上的力气加重了一些,“就是那个面瘫啊,他能有什么能耐,看起来就弱不禁风的。”

-
“当然不是......唔......”火神还没说完,就感到嘴唇被温润的东西覆上了。
青峰的舌头灵活地撬开火神的牙齿,跌跌撞撞地探寻到火神的舌头,触碰到的一刹那,火神“唔”了一声,身体瘫软下来,紧紧抓住青峰后背的衣服。
被青峰舔舐过的每一寸都炽热得仿佛要烧起火来,他小麦色皮肤的手撩起火神后背的衣服按住,火神感到背后一阵粘糊糊的触感,随即而来的是刺鼻的血腥味。
火神喘着气微微睁开眼,就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脸。
长得......真的不错。
火神脑海里第一时间居然跳出这样一句话,他恍惚了一下,却被青峰更加猛烈地勾住脖子亲吻了上去。
直到火神感到气息不够,硬生生地推攘着青峰,对方才意犹未尽地松开了嘴,带出一丝唾沫顺着脸颊滑下来。
“那......你.......不对.......”火神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看着地面,不敢与青峰对视。
背上逐渐干涸的血和体内燃烧着的欲望使得火神极度难受,脸上布满了措防不及。
火神想伸手挠一下背,过于用力而撞击到手铐,他疼得倒吸一口冷气。
“还想要?”青峰的脸又凑近了,呼出的气息打在火神脸上痒痒的。
“解......解开它。”火神咽了一下口水,调整了一下表情便对上青峰的目光,将手伸到他面前。
“然后你趁机逃走?”青峰的手指在火神的脸庞上打转
“我不会!我必须把你抓回监狱!”火神脸一红,语气却带着激动与坚决。
“你该回去了。”见青峰久久没有回话,火神又追加了一句,语气软了下来。
“回去吗。”青峰重复道。
火神以为他在思考,正高兴自己说服他恐怕有戏,突然听到“咔”的一声。
手铐开了。
“走吧,先去派出所。”火神高兴得都快哼歌了,刚刚将手铐打开,突然被一股力量一压失去重心摔在床上。
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,青峰结实的身体便压了上来。
“你这又是干什么!”火神急了,他的力量也不比青峰差,手臂一顶便与青峰保持了距离。
青峰手撑在床上也挺累,见火神还不服从便有些不爽,抓着他的手臂往床上狠狠一按,另一只手迅速地解起了火神制服上的纽扣。
火神扭动着身体尽力逃避着,但青峰仍然迅速将纽扣如数解开,再将里面的白衬衣用力扯开,露出结实的腹肌。
“住手!”火神一动身子,竭力挣脱了青峰扣住自己的手,大口喘着气不知所措。
青峰的目光里充满了挑衅,语气上挑:“回去多寂寞啊,你说是不是?火神大我?”
青峰正用指腹磨蹭着火神的下巴,突然脖子一凉。

-
“要么回去,要么死。”火神的语气中换上了冷漠。刚刚迅速从腰间抽出匕首,抵在青峰的脖子上时那种决绝,现在却只剩下犹豫和心软。
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手不颤抖。
青峰似乎毫不在意,呵呵干笑两声,小麦色的手缓缓从火神的锁骨处游移到下方。
火神感受到一阵酥酥麻麻的电流直窜心底,忍不住轻哼了一下。
青峰似乎很享受于这声喘息,如一头豹子一般,极具占有欲地抚摸着火神的每一寸肌肤,手上的鲜血在火神的身体上留下印记。
火神动了动匕首,似乎是在威胁青峰。
青峰讽刺地一笑,脖子微微歪了一个不大的角度,黝黑的皮肤上猛的沁出血来。
火神下意识地将匕首一收,即便意识到自己不能心软,却不知为何始终下不了手。
“2507Aomine Daiki......”火神的表情平静下来,慢慢地叫着入狱时一直对青峰的称呼。
他心下一狠,再一次将匕首抵到青峰脖子旁。
“该回去了。”
“为什么。”对方飞快地接了一句,语气平缓甚至听不出是问句。
他手撑着床坐了起来,活动了一下酸胀的手臂,在雪白的床单上按下红手印。
火神意识到他想说些什么,便也坐了起来,神色紧张地盯着青峰的后背。
“我所杀死的那些人,杀过你的亲友。”
略带哽咽的强硬语气。
“哐当。”
手中的匕首落在地上。

火神大我是一位老练的职业刑警,在职二十多年,他所着手调查的案件,基本上都水落石出。
也正因为如此,警方始终严密守护着火神,每一次他到案发现场,或是外出办事,总有许多人便衣跟从在后。
如此森严的守卫,却让结怨的人转火火神的亲友。
父母,兄弟,老师......
火神不想放弃这份职业,可是他也无法直面自己亲友的死亡,那一出出的案件,堆在角落里积了灰。
火神握紧拳头往自己腿上狠狠一砸。
可是眼前这家伙......说他杀的人全是杀害自己亲友的凶手?
“喏,看那人。”青峰恢复平时的语气,感觉很轻松地说,“他是杀害你母亲的凶手,也是我最后一个需要解决的人。”
“你你你......为什么要这样......做......”火神的声音慢慢弱下去,将脸埋进手中。
青峰似乎叹了一口气,转身抬抬下巴讽刺道:“怎么了火神?现在不是抓我走的好机会吗?”
火神抬起脸,深吸一口气,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正襟危坐:“你详细说。”
“详细?”青峰笑了起来,“你是警察,我是杀手,除非我被你抓回去,不让还想让我供出什么来?”
火神一惊,他险些要忘记两人的身份了,自己来是干什么的?不就是为了将他带回去吗?
“我们永远是对立的。”

-
青峰捡起火神掉在地上的匕首,在指间玩弄起来。
火神看着他的侧脸,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。
他站起身,调整了一下呼吸,猛地发现自己的警服还敞开着,衬衣早就被撕烂了。
他有些尴尬,脸庞变得通红,手忙脚乱地将扣子扣起来,说话又有些结巴了:“你......你先跟我回去吧。”
火神的内心一阵绞心的痛,有一瞬间他甚至想放走近在咫尺的凶手了,但出于良好的职业素质,他一咬牙便说了出来。
青峰突然也站起来,一手勾住火神的脖子,另一只手拿着匕首在他脖子周围一圈晃动。
“我爱你。”低沉的嗓音缓慢地说出三个字,在寂静狭小的房间里格外响亮。
“我所为你做的一切,这个理由来解释就够了。”青峰的视线放在晃动的匕首上,他的额头上沁出了些汗。
手中玩弄着的匕首突然被人打掉。
随即而来的是一个火热的拥抱。
“我也爱你。”对方把脸埋在自己的肩头上,声音有些闷闷的。
“去自首好吗。”
青峰感到肩头被温热的液体打湿了。
“你老了。”青峰拍拍火神的背,开玩笑似得说着。
“连犯人都制服不了,没资格做刑警。”青峰顿了顿又说,“不如做名狱警,放心我会很听话的。”
火神破涕为笑,拳头一下一下地砸着青峰的背:“谁说我老了的!你要是敢搞出些岔子,分分秒把你灭了!”
“有种你来啊!”青峰松开拥抱,边笑着说边走到桌边拿起一块手帕。
他将自己手上的鲜血一点一点地擦干净。
黝黑干净的双手。

-
“啪嗒”。
拷在手腕上的金属手铐。
“这位是犯人Aomine Daiki,编号3507.”
“黑子,我辞职了。是的,去做一名狱警。”
“我觉得你穿警服比这套更好看些。”
“闭......闭嘴!还不是你叫我来的。”

-
“Aomine Daiki!看什么呢!赶紧睡觉。”
“吵死了啊,这种时候叫大辉不就行了。”
“我的警棍可是毫不留情的,你安分点。”
“狱警同志,你的身体可就不太安分了。”
“喂你!”

-FIN-

评论
热度(14)

魔术师的盒子

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。

© 魔术师的盒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