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术师的盒子

[进巨/团兵]救赎

原作:进击的巨人

cp:埃尔文史密斯x利威尔阿克曼

by:盒子

————


-1-

只是追随着残光而去。

利威尔推开破旧的木门,花园里一如既往地荒凉。死寂。突然的一声猫叫让他一怔。

“啧。好脏。”利威尔皱了皱眉头,鬓角的花白是逃不过的岁月。

他戴上洁白的手套,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抱起了那只猫。

记忆中那个金色头发的男人似乎很喜欢猫。

那个总会俯下身子,轻轻嗅着利威尔衣服上淡淡的洗衣粉味的男人。

有严重洁癖的利威尔,只愿意将唇齿附在那人的双唇之上。

淡淡的洗衣粉味还在,弥漫于整个花园之中。但是那个会低下头笑着的人,却只活在记忆中了。



-2-

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吞噬了心脏。

橘黄色的夜灯映照着利威尔有棱有角的侧脸。他静静地翻着桌上的笔记,身边埃尔文的动作让他抬起头看了一眼。

一杯咖啡轻轻地搁在了桌上。

然后是拉椅子坐下的声音,利威尔感到脸上被温润的气息所包裹,耳边是饱满的声线荡漾出的音节:“利威尔。”

“埃尔文。”脸上一阵细小的痒意,利威尔平静地应了一声。

寂静了几秒。埃尔文猛然把利威尔压到桌上,按住他的头,凑上去给了他一个缠绵又深情的吻。

利威尔眼中闪过的一丝措防不及也在此刻化为深邃的柔情。

他感到埃尔文湿润的舌头在自己口中一寸一寸地描摹,直到占有了每一处,才意犹未尽的抬起头。——“埃尔文。”


——“利威尔。”




-3-

“兵长他没有眼泪。”

“兵长坚强,冷静,果断,不愧是人类最强啊。”

“兵长虽然脾气有点臭,但一直默默关心着兵团里的每个人。”



第102次壁外调查。

望着利威尔骑马远去的背影,训练兵团的有些人窃窃私语道,言语间满是对那个遥不可及的人都赞扬。

在削去了十二米级的巨人后,利威尔将立体机动装置的绳索一收,不料降落到地面时一个踉跄没有站稳,脚踝传来一阵钻心的疼。

“利威尔,你没事吧?”埃尔文见状也赶了过来,扶起利威尔,神色紧张。

利威尔摇了摇头,眼神中没有一丝波澜,继而望向了远方:“那边的新人怎么样了,好像情况不太妙。”

埃尔文却是先叫来了护士,然后转过头对利威尔说:“你先包扎一下,那里我来处理。”容不得半点拒绝,利威尔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渐行渐远。

脑袋“嗡”地一响,感觉像被电流穿过,酥麻的感觉。

自己站起身才发现,左脚踝痛的厉害,几乎是没法活动,稍微一用力就想倒吸冷气了。

小护士蹲下身子帮利威尔包扎起来,利威尔却紧皱眉头看着那抹金色。

身下的大地感觉震动了起来,那个小护士一惊,碰疼了利威尔的脚踝。

利威尔没有说话,只是站起身盯着那个高高飞起的身影。

“埃尔文!危险!别过去!”

一个十八米级的巨型巨人从茂密的树林后探出了头,那个金色头发的高大男人在它面前竟然显得是如此的渺小,渺小到眼神一晃就隐没在了树林之中。

利威尔的眼中闪过少有的慌乱与不安。

他不顾脚下的伤痛奔了过去,到埃尔文身边时,那人吃惊了一下:“利威尔你别靠近!这太危险了你还有脚伤!”

在埃尔文说话的间隙,巨人是手已经打向了他。

利威尔立刻甩剑刺了过去,渺小的伤害只让巨人的手偏移了一下。

脚上的伤限制了利威尔许多动作,现在看来只是像他在无限地躲开巨人的攻击,处于被动状态的利威尔尽可能地想方设法靠近巨人的后颈,却完全没有靠近的能力。

“你下去,我解决。”同样是饱满的声线所荡漾出的音节,此刻却是这样坚定不容拒绝。

利威尔不是爱逞强的人,他知道自己的参与只会让埃尔文分心。

犹豫了一下,还是选择了放弃。



——自己选择的道路,绝不会后悔。



 -4-

如果不是韩吉紧紧抓住自己的肩膀,利威尔也许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。

“利威尔!等等在处理这边!”韩吉大声地叫着,仿佛是想唤回利威尔的理智。

其实利威尔从未失去过理智,他只是感到震惊,很严重的震惊。

亲眼目睹那个男人被巨人粗糙肮脏的双手抓住,恶狠狠地摔在地上。

他仿佛觉得那个人的血溅到了自己身上。

天空仿佛被燃尽了,满目的鲜红充斥着整个调查兵团的人。


揭开蒙住尸体的那块布,利威尔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。

耳边是新人不断的哭声。

“吵死了,小鬼。闭嘴。”利威尔抬头不耐烦地说了一句,又低下头,细细看着埃尔文的脸。

闭着眼睛,睫毛耷拉在眼皮上,额头前金色的碎发在阳光下折出光影。



——你蓝灰色的眸再不能注视着我。



——滚烫的灵魂。


利威尔俯下身子,咬住埃尔文的嘴唇。

有咸涩的液体滑入口中。


-5-

抱着那只猫进门,利威尔将它放在藤椅上,打开了暖炉。

那猫很舒服地蜷成一团,感觉很享受的样子。

利威尔想笑一下,牵动嘴角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。笑是对身边的事物感到一瞬间的幸福而展露出来的表情。

——无法欢笑,何谈幸福。

埃尔文,我在想念你。



-6-

“阿克曼先生,阿克曼先生。”门外的报童敲打着门,

利威尔拉开门。伸手接过报童手中的报纸,递给他一杯热茶。

“阿克曼先生,世界上最后一个巨人被一个34岁的名叫艾伦耶格尔的人杀死了!”报童很高兴的样子,但是利威尔知道他没有感受过巨人的恐怖。

利威尔点了点头,那孩子却又问了下去:“阿克曼先生,以前也是调查兵团的成员吧?”

“我只记得有一个叫埃尔文史密斯的团长。”利威尔深邃的眼眸中看不出表情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平整的信,交给报童。

“啊我知道,阿克曼先生每个月都要给这位先生写一封信。”孩童接过信件,天真地笑了笑,又问道,“可是我不懂的是,那栋房屋没有人住呀?”

——“他一直在。”


——“阿克曼先生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呢。”



-7-

——在我的世界里,你是烈火都比不过的鲜艳的存在。

烈酒也抵不过你存在的意义。

利威尔将报纸搁在桌上,坐下来抚摸猫柔软的毛。隔着手套也能感受到那种温暖。


——你救赎了我淡如死水的灵魂。



——我却无法救赎你,埃尔文。








-FIN-

评论(2)
热度(8)

魔术师的盒子

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。

© 魔术师的盒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