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术师的盒子

[黑篮/高绿]想陪你走过一年四季


原作:黑子的篮球

cp:高尾和成x绿间真太郎

by:盒子

——

text:



【立春】

 “高尾。” 正在试穿新校服的高尾和成诧异地转过头来看绿间真太郎。

 “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是番茄。”

 看着绿间一本正经地说话,高尾“噗”地笑了出来:“所以今天是要去菜场吗?”

 “快到春节了买点红色的东西有什么不好。”

 “好的好的,全听小真的。” 



【雨水】

 “下雨了。” 

绿间真太郎拭去落在脸上的一滴雨水,从包里掏出雨伞打上。 
高尾和成自然地凑过来,自己和他身高差了挺多,不过正好可以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 “嘛......出来买个东西都遇上下雨,雨天烦死了啊!”高尾不满地发起了牢骚。
 绿间低头瞥了他一眼,黑框眼镜稍稍有些下滑,不过一只手举着伞一只手拎着东西,没法空出手。 
于是高尾和成很领会地伸出右手替绿间扶了扶眼镜。 
绿间大概是想说些什么,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却没说出什么。
 “赶紧回家咯,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啊。” 



【惊蛰】

 “高尾你黑眼圈很重啊。”
 “昨天打雷这么响谁睡得着啊!话说小真你也是哦。”高尾打了个哈欠,戳了戳绿间的脸。 
绿间立刻躲开,“切”了一声。 
“啊都到惊蛰了,怪不得呢,是春雷。”
高尾看了看日历,点了点头。
绿间真太郎没有回话,只是翻着手机看晨间占卜。 
高尾凑到最近绿间身旁,勾住他的肩膀,笑道:“呐小真,去one on one吗?” 
“那也叫上宫地前辈和大坪前辈吧。”绿间真太郎点点头,走到鞋柜旁,蹲下身子系鞋带。
 “不过要小真来和我one on one一场哦!”高尾耸耸肩,无奈地笑笑。 


【春分】 
高尾觉得绿间真太郎十年后会当上律师、医生这样严谨的职业。 

毕竟他是这样一个沉稳又固执的人。 

但自己是一定不会。
 平时就已经很散漫了只有喜欢的东西才能提起兴趣吧。

 所以说一直在一起的时光还能有多久呢。



【清明】
 天气转暖,清明时节。 
绿间真太郎在为家里的老人扫墓的时候,突然想到死亡。 
也许是个不符年纪的坏话题,但是绿间也觉得自己无聊。 
死亡就是永远不能与自己喜欢的人相见了吧。
绿间猛然发现自己的心里早就住进了人。 
手机在口袋里振动起来。 绿间将手中的花放在墓前,快步走出了墓地。真是一个令人心情忧伤的地方。
 手机上显示了一条新信息: “清明节要去踏青吗?在公园里等你哦。” 
这家伙,总是很容易让人忘记烦恼呢。
 尽人事以待天命吧。
 绿间没有回什么,他知道这么久都队友默契就算什么都不说高尾也会明白。 于是嘴角微微挑了一下。




 【谷雨】
 “越来越热了啊。”高尾伸了个懒腰,慢吞吞地跟在绿间后面。
 绿间不满地扶了扶眼镜:“不管怎么样还是有比赛,认真一点。”
“到球场上就会很认真的了。”高尾从书包里掏出笔记本,笑嘻嘻地递给绿间,“笔记拜托别人抄一下啦。” “训练又不是叫你逃课。”绿间顿了顿,还是接过高尾的笔记,“最后一次。”

 “哈哈小真最好了!”


【立秋】
 绿间看到高尾桌上有一本摊开的本子。
 新的一页写着x月x日,应该是本日记本。
 这种大大咧咧的人也会写日记吗。绿间有些疑惑,轻轻翻开了前面一页。 


“小真这种口事心非的巨蟹男真是太可爱了。”
 “今天小真的幸运物居然是巨幅的麻衣海报,去问青峰同学借的时候真的是好搞笑噗。”
 “今天小真又进了好多三分球......看来我追上他还差好多呢。” 
........... 
“这个BAKA。”绿间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什么心情,只是轻轻把日记本翻回到之前的一页,心跳的有些厉害。 



【处暑】
高尾和绿间吵架了。 
后来绿间发给高尾一条短信,里面只有一个符号∑
高尾感到很奇怪,不太理解小真的意思。
于是他去百度了一下∑ 【1、∑符号表示求和......】
高智商的人说话方式也很厉害。 



【白露】 

高尾今天又陪绿间去买幸运物。 

在超市里边找,高尾边嚷嚷着:“什么时候小真也给我看看幸运物啊。”

 “天蝎座今天的幸运物是黑框眼镜。”绿间真太郎认真地读完手机屏幕上的字后,抬起头就看到高尾不怀好意的目光。

 “哎呀这个方便小真眼镜借我!”高尾立刻跳起来去抢。 

绿间快速把头一偏,高尾的手便抓了个空。

 “看我一直帮小真找幸运物就给我戴戴啦。” 

“不行。”
 “小真~”
 “不行。” 



【秋分】 
秋分的昼夜很长。

 所以高尾在回家路上天就黑了。 

糟糕的是小弄堂的路灯也坏掉了,平日里看了许多鬼故事,此时全都冒进高尾脑里,他开始莫名紧张。

 突然前面的路被一束光芒照亮了。高尾吓了一跳“啊——”地叫了出来,转过头就看到绿间平静的脸。

认清是绿间后高尾立刻扑了上去,高兴地笑着:“小真果然最好了啊!天黑打手电什么的小真太细心!” 

绿间一脸嫌弃地打开高尾的手,闷闷地说道:“今天的幸运物而已。”

高尾紧紧跟在绿间身后,感觉很幸福。 





【寒露】
 绿间觉得高尾和成十年后会当上记者这样的职业。
这样一个说话挺热情但有时候也会意外地冷静的人,擅长观察别人的人。 
就算在篮球上比他强,沟通能力与观察能力也绝没有他强。 
自己就是太严谨太正规了,算不算与高尾的性格上互补呢。
 绿间摇了摇今天的幸运物——一个铃铛,希望毕业以后也能一直保持联系吧。



 【霜降】
“诶——小真你看,降霜了啊!还有些雪!”高尾兴奋地指着天空叫道。
 “打下伞吧,都落到头发上了。”绿间说着就想去找伞,“啊,今天天气预报说是阴天,没带伞来。” 
“那有什么关系!”高尾拉住绿间的手,“跑回家吧!” 
“喂!你要这么疯我不陪你啊!”绿间一边试图松开高尾的手,另一手弹去头发上的雪。
 “别这么无趣啦小真。”高尾转过头咧开嘴爽朗地一笑,“跑咯!青春啊!” 
于是大街上就看到这俩夫夫奔跑的身影。




【尾声】
你看你的头发上都被雪染白了。 
你也一样啊。

那若是能这样,一直,一直,牵着手,白头偕老该有多好。






-FIN-
评论(4)
热度(13)

魔术师的盒子

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。

© 魔术师的盒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